伟大是熬出来的
首页 - 我写 - 伟大是熬出来的
文/梁军年

小学时,母亲经常熬稀饭,熬稀饭是件简单事,所以每次我们几个孩子都喝得理直气壮,后来有次我到小伙伴家做客,他的母亲也熬了一锅稀饭,端起碗来小口的喝,发现味道竟然和母亲熬得不大一样。

一碗喝下去,终于发现不一样的地方在哪,她熬得稀饭没有母亲的糯,喝起来清汤寡水,米是米水是水,感觉米和水没有成为一家,和扔进锅里一样,出锅的时候它们还是独立的个体,没有成为一锅真正的稀饭。

下次再喝母亲熬得稀饭,我就特别留意了一下,发现的确熬得很糯,我问母亲,为什么你熬得稀饭和别人家的不一样,你藏着什么秘诀吗,为什么你熬的有米香味。

母亲淡淡的说,哪有什么秘诀,就是大火烧开后,改为小火慢慢的熬,熬得时间久了,米香自然就出来了,那种糯而劲道的感觉也就出来了。

我撇撇嘴说,这么简单的道理,为什么别人家的妈妈就不知道呢,母亲笑笑说,不是她们不知道,全天下所有的妈妈都知道,只不过很多妈妈没有这份耐心慢慢的熬罢了!

上高中时,男生之间很流行看武侠小说,学校门边有个租书摊,巴掌大点地方,里面一分为二,一半是男生热衷的武侠小说,一半是小女生爱看的言情故事,中间辟开一点可怜的地方,摆着一些时兴的杂志。

男生们轮番租借金庸的武侠小说,十几套书从崭新翻到破旧,从破旧翻到衰败,从衰败翻到缺章少页,老板很无奈,用牛皮纸包了一层又一层。

看得多了聊天就开始变得轰轰烈烈,最后讨论的话题变成,金庸是怎么想的,能写出这么波澜壮阔的江湖故事,然后一群小男生开始跪拜金庸,牛人呀,请收下我们的膝盖。

读者以一时之快,猜测金庸的文字就像自来水龙头,只要拧开,文字就开始哗啦啦源源不断的流泻下来。后来看一篇文章,说他蜷缩在书房,常常一个人写到黑夜,有时候为了某个引经据典的材料,需要佐证很长时间,长夜漫漫万籁寂静,陪伴金庸的只有一盏亮着的台灯,这种一个人的熬,一熬就是几十年。

最新发布的作家富豪榜,激起新一轮的眼球效应,我所喜欢的作家郑渊洁常年霸占这个榜单。

郑渊洁是一个颇见传奇的作家,小学时,我就很喜欢看他的《童话大王》,记得那时候,有个小伙伴说,这个叫郑渊洁的作家很厉害,这本杂志是他一个人写的,当时我还不信,将信将疑的把书从头翻到底,发现真是这样,于是我们就一起发出啧啧的感叹声。

工作后我才发现,一个人能坚持数十年的写童话是多么难的一件事,对于我们这些三分钟热度君来说,别说数十年,就连一年坚持下来都是伟大的奇迹。

郑亚旗在回忆他的父亲郑渊洁时说,父亲在什么时候都在写作,就连孩提时代哄他的时候,也是一边逗他,一边坐在小板凳上写作。

一个人能坐着冷板凳熬几十年,只是这一份熬,便足够证明一切。

现实生活里,经常听到身边的人抱怨。

遇见好事了,抱怨得到好处的为什么不是我,遇见坏事了,便愁眉苦脸的叹气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。别人在慢慢熬得时候看不见,而一旦别人取得成绩,便会阴阳怪气的发出喟叹,都是人,怎么差距就是这么的大呢!套用一句大俗话,这样的人就是典型的只见贼吃肉没见贼挨打,只见得别人在舞台上光鲜,没见得别人在夜幕下的努力。

熬是一种精神,一种坚持,任何一个能坚持把一件事熬出多年的人,都值得我们尊敬。不要说简单,即便是简单的事情坚持熬下去也是不简单。我的微信群里有个人,坚持每天打卡背单词,开始的时候我是冷笑,看他能坚持几天,能坚持一个月我就服了YOU,现在,他已经打卡153天了,有的人可能会嗤之一笑,不过就是153天吗,这有何难?这么多年我学到一个深刻的道理,那就是当你没有做到153天的时候,你就没有资格嘲笑别人,同时就这么一个貌似简单的背单词打卡行为,其实也没你想的那么简单。知易行难,很多人在嘴巴上快活了一辈子,但是从来没有在行动上迈出哪怕半步,事实上五十步根本没有资格笑百步,多走了那么五十步,结果就是不一样。

作家格拉德威尔在《异类》一书中指出:人们眼中的天才之所以卓越非凡,并非天资超人一等,而是付出了持续不断的努力,1万小时的锤炼是任何人从平凡变成超凡的必要条件,他将此称为“一万小时定律”,他说要成为某个领域的专家,需要10000小时,要成为一个领域的专家至少需要五年,说白了,伟大是熬出来了,只是我们绝大多数的人,就像很多母亲熬粥一样,没有那么多的坚持和耐心而已。


发表留言: